银鼠-黑色掏心师

恐怖片/心理学/哲学爱好者。DC漫画党。Clex/舅局中毒中/苏美苏

拿着枪,对准一个男人,另一只手取走他的钱包,打开驾照,
“XX,XX街XX号。……告诉我,你的梦想是什么?反正你要死了,你想要干什么?”
“兽医。”
“很好,现在滚回去。一周后我会来检查的,看你是不是真的干了兽医。如果不是,我就崩了你。我知道你住哪儿,你的家人。”


被安全带绑在副驾驶座上,车流汹涌的公路上一路逆行,油门踩到底,迎着对面来车冲上去,不避不让,车灯光打在你脸上,能看到对面车里司机的惊恐表情。
在死之前,你想到什么?

再来一发Evan相关的拉郎(。吃安利吗??

这部电影的男主简直就是Tate的童年啊————!!太可爱了,不仅长得挺像,性格也很像……

电影名叫《深度入侵》一部很冷门的片子……我从头刷到尾弹幕除了刷姐姐各种就没有人想到美恐吗(。

男孩叫欧文,是个缄默无言的狂暴症孩子,全片一句话也没说就只有最后负伤叫了几声……

这么一想,小孩在鬼宅遇到一个和自己长相相似的大哥哥(?)玩着只有两个人才懂的杀人游戏。他也是唯一一个可以和自己交流的人。

反社会鬼魂和狂暴症男孩的故事(……

没人吃安利吗????!!



你看他还嘟嘴!






这个侧脸啊啊啊!



这个金毛儿的背面我截了好久,还好是比较清晰的那种



这一段他动作挺快,持续时间也比较短,截了半天依旧这么模糊。

还私藏了很多图,如果有小可爱可以跟我讨论讨论就好了……
想看文啊想看文(葛优瘫)
如果写文有人看的话……(。

【美恐-水仙拉郎】[Mr.MarchxTate]Evil in the night.

cp:S5Mr.MarchxS1Tate 短篇未完(。

啰啰嗦嗦的杂碎汤。用自己最近听的歌起名,意外觉得很契合(xTate活人(什么鬼)AU设定,高中生。发生在S5时间轴之前。

---------------------------------------------------------------------

Iris一脸鄙夷地看着面前这个长着一副娃娃脸的面露无辜表情的年轻人。

“请问我可以在这儿打工吗?我没有足够的钱——”

“当然,非常欢迎。即使我们并不缺服务员,也没有服务员。”

Iris咧开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发出类似于把声带拉出来在弦上来回拉伸的刺耳笑声,回荡在空旷的大厅内。

“我想你应该不是本地人?”

“呃…是的。”

“在洛杉矶找工作需谨慎,先生。但选择这儿我想是很明智的。”

Iris转身从中间的方格里拿出钥匙递给他“这是你的房间钥匙,先生。我可否知道你的名字?”

“Tate,Tate Langdon。”

“我是Iris,欢迎来到Cortez Hotel。”

————————————

-tbc



【美恐-水仙拉郎】Mr.MarchxTate

新年快乐!

无聊写点儿梗(。有没有病友来跟我讨论讨论梗啊脑洞接近枯竭(……。一起写30题是再好不过x

脑洞错乱每个之间可能有或者没有联系x


1.换装play

对于Tate来说这倒没什么,穿上西装反而多了一股子成熟气息。他对着镜子整理自己粉红色领结的同时瞥到了身旁的Mr.March。

tate的宽松毛衣在March身上刚好合身,而他的三七分发型却与其形成鲜明对比。

tate对着他笑了整整十分钟,然后march让他的屁股疼了整整一天。

2.fantasy 幻想

tate曾不止一次题过他想做上面的提议,但结果是march增加了每晚的次数。

3.crossover 混合同人

tate在鬼宅里看到疑似某个穿着西装戴着上个世纪的圆顶礼帽的中年男人。

4.adventure 冒险

年轻人总是喜欢尝试新鲜事物,即使是鬼魂也不例外。

tate尝试三次激怒Mr.March每次都成功了。每次都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或许这根本就不能算是什么新鲜事物而是日常。

5.disgust 厌恶

will drake三次勾搭tate,三次被march碰见,并折断了脊椎骨,腿骨和手骨。

6。tie 狗带

Mr.March三次要求给tate系上狗带防止以上情况的发生,三次被拒绝,但拒绝无效。

7.encounter 幼年遭遇

tate在Google了自己情人的童年经历后,终于明白了他喜欢自己的骷髅妆的原因。

8.birthday 生日

tate在march生日那天亲自给他做了一个一百层的蛋糕,然后march把蛋糕和他一起吃干抹尽了。

9.hurt/comfort 伤害/慰藉

tate在一年中唯一一次的万圣节被迫与march做了一天,但令他感到欣慰的是march答应他去游乐园坐摩天轮,结果却在中途毫无征兆地进行了一次野战。

10.humor 幽默

tate第一次与march见面时,他拔掉了他的一根胡须。

11.kindy 怪癖

Mr.March三次要求tate穿上女仆装,三次被拒绝。但作为Mr.March精神支柱的Miss.Evers拿走了tate其他的衣服并留下了女仆装,接着就出现了’赤裸全身的金发男子在旅馆游荡‘这样的情况。

12.horror 惊栗

64号房间内。

”Darling,我好像听到浴室内传来奇怪的声音。“

”……What the hell我好像从床垫下摸出了一条带血的领带。“

13。Gary stu 大众情人

tate将march桌上一打追随者和信徒的信丢进了壁炉以表示自己的不满。

14.obsession 强迫症

Mr.March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但事实上他就是给强迫症。

椅子的摆放位置和角度,沙发应面向门还是面向床,阳光照射进房间的程度,什么时间段应该放什么音乐,什么情况下用高脚杯,每天领带的颜色,打结的方式根据当天的意义来决定。床单可以弄脏但地毯绝对不行。

这些都没有什么错,但他不仅是强迫症晚期,而且也是个控制欲极强的人。

他可以给tate一切除了自由。这些tate都可以忍,但是——

当他在给tate剔除身体上某个部位的部分毛发,tate总认为他可能会再死一次。

”别乱动,我可不想割出血,我的小猫。“

…差劲的饲主。

15.episode related 剧情透露

当tate得知旅馆将要被拆的消息后,他表示March可以来鬼宅住。

16.elevator 电梯

电梯在某种不知名的情况下卡在了第6层。

tate一脸鄙夷地看着电梯的按钮尝试按下每一个键但毫无反应。

在他无聊到想要拆开电梯门时他看见march突然出现在他身后。

“又是你搞的鬼,James。”

“为什么不在这儿玩玩呢, teddy?”

电梯的灯又重新亮了,Iris不经意间扫了眼电梯门。

她看见衣冠楚楚的旅馆老板和衣冠不整的金毛宠物猫。

17.lipstick 口红

Mr.March的脖颈处多了一记唇印,这恰好被tate看见了。

march只是想看看金毛猫咪会有什么反应,但tate只是拿出了口红涂上自己的嘴唇,然后亲吻他。march舔了舔嘴角觉得味道还不错。1比1平局。他问那个女人的东西是从哪儿来的。“那个同性恋给的。”1比2败北。will drake今天被莫名其妙地敲碎了下颚,他不知道为什么。

18.kitchen 厨房

tate强力要求march进厨房。但结果就是march在切黄瓜时切到了手指。march竟然还一脸理所应当地朝tate伸出那根受伤的手指。

“你在平时剔骨时为什么没有把自己的手指削断?我表示非常遗憾。”

tate在他可以回答之前握住他的手指,凑近轻轻含住,发出细微的吮吸声。他用温暖的口腔包裹住它,用舌尖一遍一遍地舔舐着伤口。

“噢…真是色情,dirty bastard。”




暂时这么多存货,小天使给予我灵感!!(。

【Pietro/Tate-水仙拉郎】失忆之后

玩一玩这个梗。

cp:X-Men Pietro/AHS1 Tate

梗:”男子手术后失忆,醒来直夸妻子漂亮”

两人设定是大学同学/无能力AU



Pietro的大脑一片空白,他睁开眼睛望向天花板然后有些困难地转着脖子以便于更方便地环顾四周,当他看到身边金色卷发的年轻男孩时他发现他此时的眼神恨不得把自己撕成两半。

别掩饰了我刚才还看到你转瞬即逝的伤心的表情..wait,他是谁?为什么我觉得他挺好看?难道我是gay?

pietro醒来思考的第一个问题不是他自己是谁而是自己的性取向是否正常,而此时他正纠结于先跟他打个招呼还是问自己是谁。jesus,他竟然觉得前者更重要。pietro获得了醒来后第一次的怦然心动。他终于鼓足勇气想开口跟他说一声“hey”,但对方却抢先开口了——“该死的,要是你知道自己连躲开汽车的速度都没有,当时就不应该闯红灯,好吧我知道你没有那个脑子。”

pietro听到后感动极了,他似乎跟自己关系还不错。虽然嘴有点毒。他真的觉得自己脑袋坏掉了,或许坏掉的还不止一点儿。

wait,你第一句话不应该是问我感觉怎样吗?或者告诉我你是谁?

“虽然我觉得你很好看,所有可以告诉我你是谁吗?”

tate在一瞬间被shock到了,他变得有些窘迫。“我是Tate,你的室友…兼男友。”

Tate表示说出这个词时他有点头疼。但pietro却觉得不可思议了,或者说有些难以置信。

他没听错?他刚才说我们是情侣关系?

pietro觉得自己真实幸运极了,他刚才一直耷拉着的银发像开启了某个开关一样迅速向上翘起。这简直比一口气吃掉十个巧克力派的感觉还要好——但他却不知道这样的感觉是怎么来的。“噢,真是太棒了,你这样好看的人竟然会选择我。”

面对如此坦诚的pietro竟让tate有些不知所措,也许他的脑袋被撞坏了,不会拐弯了。

“你以前可不会对我刚才的话无动于衷。”

“什么话?我们是情侣?”

“……不是,是上一句。”

“那以前的我会怎么说?”pietro瞪着大大的puppy eyes看向他。

“你也许会说,‘那辆车的司机是刚撞死人的亡命徒,他不在意多撞死个闯红灯的家伙,换做是你也一样’。”tate好像在极力模仿着曾经pietro的语气和语速,但是这只会让他变得更滑稽。他最终还是放弃了。因为现在的pietro完全不知道。pietro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但是现在的我不会,你喜欢我这样说吗?”pietro一直盯着tate直到他感觉自己的脸快被他盯出个洞。他侧过头回避他灼热的目光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以前的你可不会问我喜不喜欢,你只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些什么,总是——你醒了我很开心。”

”以前的我那么差劲?你看起来快哭了。“——开什么玩笑,要真是有这么明显的话他早在家被妈妈打断腿了,tate懒得接这话茬。

”我得去给你弄点吃的,你应该饿了。“

pietro在tate迈出第一步时拉住了他的大衣衣摆。”我可以亲你吗?“tate顿了顿,他拉过pietro,俯下身在他嘴唇上留下象征性的一吻。

pietro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角,想了想后加了一句”我想吃巧克力派...tate。“

”甜食免谈,pietro。“

...Damn it。


     ——end。


Happy Halloween!

私设有*   S5Mr.March/S1Tate.


“今天似乎有些奇怪?”

“在这个鬼地方我不认为有什么是正常的。”

“或许是因为今天是万圣节。”

“谁知道呢。”


今天的64号房间有些不同。

对于旅馆里的鬼魂们来说,没有什么时间上的限制,早晚的区分对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但特殊的日子对特殊的人,总会有什么不同。

  “瞧瞧我发现了什么。”

Mr.March喃喃自语着。床头柜的台灯灯罩被换成了南瓜头,上面刻着“EVENING"的痕迹。那划痕干净利落,没有留下什么毛毛躁躁的边角。它旁边还搁着几颗糖果。

Duffy?那个年轻气盛的小屁孩绝对不会有这个耐心来刻得这么精细,而那个南瓜头里面应该装着他最喜欢的鲜血而不是放着索然无味的糖果。Duffy应该知道弄脏了地板会惹自己生气。Iris只有给64号新房客递钥匙的时间。Sally?那个自私的女人说不定只会用针筒把这个南瓜头扎得乱七八糟。Miss.Evers?她只在意需不需要清理床单。也许他应该使唤她来把这个南瓜头丢出去。

哦,对。新房客,在哪儿呢?打开抽屉,只有几根废弃的注射器。没有。

掀开床垫,只有被缝合的线头。没有。

掏了掏衣兜,没有。

抖了抖烟斗,没有。

把糖纸一一剥开,看见一张纸条——”为什么不去你的黑暗衣橱看看?“

哦对,Black Closet。

他并不期待自己的新房客会在这儿等他,但他有预感这里面一定为他准备了什么。

不得不说,自己确实吃了一大惊。

锈迹斑斑的尖锥上不知刺穿过多少人的肚子,而此时正挂着一具骷髅骨架,肋骨上编制着精致的粉红色绸带,那怪异的姿势像极了一只失去控制的木偶。

惊讶之后取而代之的是愉悦,是的。他已经很久没有认真看过它了。

在他还是个孩子时就被迫与它共处一室,直到被迫适应它。但他逐渐发现,它与那些人不同。虽然它只会用黑洞洞的眼眶瞪着他,冰冷的骨骼还有些硌人。但它从不吵闹,不会撒谎也不会背叛。他把它作为自己的知心伙伴。那大概可以作为一个契机,他设计这个旅馆的,契机。

逐渐清晰的脚步声靠近,Mr.March猛的回过神。

他伸手将被打成蝴蝶结的绸带解开,系在自己脖颈处,取代了原先为了遮掩伤口的领结。现在他决定去见见这个新房客,并好好款待他。

他面带着笑容迅速打开门,但却压根没有新房客的影子。他低头看见自己面前站着一个画着古怪妆面的小孩,互相大眼瞪小眼看了有一会儿。然后还是Mr.March先开口了”Hey?“

他看到了开头,没有看到结局。

当他被泼了一身血后他才想起来那是Elisabeth的孩子。——天哪,难道他在扮演爱尔兰的报丧者吗?

最后出现在视线里的只有那孩子的一小搓金毛。他甚至直接跳过了‘trick or treat’的环节而直接捣乱,看在今天心情还比较好的份上,他只打算砸碎他们的糖果罐。

”Miss Evers——我需要一件干净的衬衫,还有把这该死的南瓜给我清理出去!“

”我想你得先给我一些糖果,Mr.March。“

我们的新房客不慌不忙地走向Mr.March,他像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一样,朝他露出胜利的笑容。他依旧画着骷髅妆,梳着大背头。

“玩够了?”

“我知道我给你准备的糖果不能刺激你的味蕾,但这些绝对可以。”

Mr.March舔了舔嘴角半凝固的血,上下打量着他,“美味极了,我可爱的房客——dear Teddy。”

——————————————————————

“你是怎么认识那个小孩的?”

“走廊拐角处,他很热情地邀请我去打游戏。”

“他为什么会听你的——我是指恶作剧。”

“我把带来的血和糖分了他一半。”

“最后一个问题,骷髅骨架呢?”

“I Googled you。”

来自于Mr.March的一段莫名其妙的杂碎汤

我是一个设计师,姓氏是March。至于名字,我认为那并不重要,不是吗?我大可编造一个名字给你——当然,名字只是一个代号,根据它在社会中的知名度你便可以轻易寻找关于它的信息,但可以隐藏它们的话,就可能会被世人遗忘,但是不乏有好奇心胜过猫的无聊家伙们,专门窃取别人的信息或者盗用身份,不过我并不想过多地提及这些。想想看,被人们遗忘不如被永世铭记,所以我决定告诉你,呃,不过,我是真的忘记了自己的名字,这听起来似乎很荒谬,好吧好吧,我承认,我本身就是个荒谬的存在。所以,我嫉妒你,能够过平凡人的生活。每天努力工作为了得到报酬,回家能够品尝到妻子给自己煲的热乎乎的肉汤,与自己的可爱的孩子互相拥抱交换睡前故事,哈!你不会觉得无趣吗?仔细想想,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你终究是会厌倦这样的生活,你会开始去附近的小酒馆试着去泡一个小妞,是的,第一次总是令人神往的,有时候不合时宜的叛逆并没有什么错,那只是因为你厌倦了循环往复的日子,又有什么错呢!很多时候人们的假期没有得到身体或心灵上的休息,甚至比平时还要累,为什么呢?那是因为人们不是期待休息的假期,而是为了使一直持续每日工作的这个‘状态’得到休息,只要是改变一点儿,都能让自己得到休息。扯远了,真是抱歉。现在我们从头再来,刚才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来着?噢,我是一个设计师,爱好是折磨牲畜。喜欢设计专门设计人的东西。我不喜欢刻意去隐藏会暴露自己身份的小事物,不乐意去做善后工作。毕竟我不是为了杀戮而去杀戮,而是为了乐趣——是的,但是这么说似乎显得很低俗,我沉醉于他们死前挣扎的表情,那会让我获得莫名的快感。上帝也喜欢杀人的感觉,我们不就是照着上帝本人被造出来的吗?人们在临时前本应该本能地求生,而本应该服从于求生欲望的他们,竟然只会一味地叫嚷着上帝!上帝,上帝他能够改变他们被杀害的命运吗?可悲的蝼蚁们完全丧失了作为人类的本能,噢,他们除了嚷嚷着God,God,help me,save me之外就什么都不会了,他们根本不能被称为人类,整天自欺欺人地生活在被天主教精心编制的谎言里,寻求不存在的救赎。